2002年1月28日《今日早報》“笑面姚虞堅”
發布日期:[2002年01月28日]   來源[本站原創]

2002年1月28日《今日早報》“笑面姚虞堅”

    姚虞堅.一個溫州人。與生俱來的商業意識。在他的血液里沸騰.讓他難以自抑。無論如何.他都不惜舍棄安逸的生活和工作.執意要自找苦吃出外闖世界。闖一番屬于自己的事業.我度誠地相信.大凡人進入某種了不起的境界.就會忽略掉很多實惠的算計。訪談中.才30出頭的姚虞堅笑面之中大有些傲視折和艱難的氣勢了、
    1994年11月.姚虞堅自砸鐵飯碗,從杭州大學經濟系畢業后的“原配”單位——溫州樂清市人民銀行下海經商。當時做生意跑單幫在社會上吃起來香聞上去臭。還不像今天這樣習以為常.砸這個鐵飯碗確實需要一定的膽識和勇氣。何況這個鐵飯碗還是非常吃香的.姚虞堅的職務是行長秘書兼證券部經理.當時有熟人私下里想出10萬元“收購”這個肥缺。這位有勇有謀的年輕人最終辭去溫柔鄉里的工作.只身來到杭州.投身向往已久的期貨業,
    最初的一年對鐫虞堅來說簡直像一場噩夢。很多年輕人都是懷著一夜曩富的財富夢想跨入期貨業。憑著天生的悟性.姚虞堅錢來錢往中不無斬荻。但是期貨業玩的就是心跣.口袋里揣著幾十萬.可以一夜之間變得身無分文.還欠下一屁股債.這一年里.姚虞堅沒睡過安穩覺.財富波動得太快。他時不時對自己說.挺一挺也就過去了.世事莫不如此。
    手一松.老本輸得個底兒掉.姚虞堅承認當年自己犯了錯誤.走了彎路。這一年近似于豪都賭的“煉獄”經歷卻鍛造了他的榮辱不驚的心態和抗風險的承受力.這是成功商人應具備的心理素質。“這樣的經歷就是財富.教科書教不來的.錢財買不到的。”難怪從姚虞堅的臉上只能讀到樂觀.艱辛只會深埋在背后。
    1996年,姚虞堅向朋友借了兩萬元錢.和一位服裝設計師在杭州西溪路開除了第一家“秋水伊人”服裝店。與其說是一家服裝店.還不如說是一家裁縫店.姚虞堅還記得自己脖子上掛著皮尺.手上拿著粉餅.到處張羅生意的樣子。對于姚虞堅來說.當初只是覺得有利可圖.就百無禁忌地開始做服裝生意.似乎平添了幾分戲劇色彩,但就是不經意的選擇使得姚虞堅的命運拐了個
彎.駛上了快車道。
    天性喜歡嘗試的他把自己的裁縫店當作試驗田.搞起了電腦試衣和名師設計的名堂,很快“秋水伊人”聲名鵲起.一不小心成了杭州生意最好的裁縫店豐年后.姚虞堅馬不停蹄地推出了品牌成衣.辦工廠、搞批發,構建起自己的產供銷一條龍體系、1997年初.開始涉足連鎖經營.在杭派女袋業中玩得有聲有色。當年7月份.“秋水伊人”的女裝專賣店通過主營和加盟的形式已經遍布全國。
    一個姚做杭派女裝領頭羊的老板說。做女裝美有安全感。整天戰戰兢兢如履薄冰;辦公室沒有案牘勞形。北歐家具、視聽椅,壁掛式電視機.絲毫不像處理商務的企業中樞;老扳時常偷閑享受視聽。
    “功去在詩外”。無論是衛星電視還是法國FASHION頻道,他都能瞧出點時裝的門道:他還是新潮電器的發燒友,光剃須刀就藏一打;女裝行業是個奢侈的行業。他消耗的時間和金錢也絕對奢侈。
生物鐘姚撥快一拍
    采訪姚虞堅.約定時間變更了三次。姚虞堅善變.那是他太忙,三個電話分別從紹興、上海和杭州三地打來的。女裝善變.那是因為女人心海底針。不過.姚虞堅和女裝的節奏倒是十分合拍。見而第一句話.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.做女裝就像做期貨啊。”每逢2、4、8和10月這四個
換季的關口.姚虞堅就會像候鳥一樣飛來飛去.尋覓下個季節的“食物”來源。一會兒是法國Pv展、—會兒又是香港時裝周.姚虞堅已經是秀場里的常客了。在他的時間表上.正月初二又要飛赴日本了。 
    下棋有¨棋高一招一,做女裝首先要“棋先一招”。最后就像中國足球的套路一樣講究高快結合。姚總說,早期
進軍女裝業的各路人馬如今所剩無幾.其實起家時大家資金力量相仿,最后就看對市場的嗅覺是否靈敏.說到底還是個快字。“三年不倒是好漢”,能夠活到今天的都是經受住市場考驗的,具備旺盛生命力。
    做到快還是初級功課,最后還是要抓緊往高和深發展“高”就是要發展高端品牌,“深”就是要堅守自己的文化理念。一般來說.服裝品牌分為四類.拔尖的是國際大牌.品牌附加值高.一塊圍巾就可能開價上千元;順流下來就是國內的頂尖品牌,其中有專門做銷售跑量的.不問品牌和文化理念的.比如溫州的哥弟女裝。還有一心做形象的,就如同汽車行業里專做概念車一樣;剩下的就是中檔和低檔兩大家族了。“秋水伊人”充其量還只是各中低檔品牌。
    姚虞堅坦言.杭派女裝1996年躥紅,但是好景不常在,隨后經過1997年、l998年、l999年三年時間,杭州人似乎對杭派女裟行些厭倦了。以前在杭州商場.杭派女裝的十大品牌陣容齊整,現在卻已經數不齊了,有些牌子已經黯然出局了。今年的服裝生意也不會太好.杭派女裝很多在走下坡路,設計的軟肋越來越明顯,一直難以擺脫淑女的巐巢臼。市場流傳“杭派春夏秋是強項.冬季是弱項”的說法.但是現在強項不強.弱項也沒有起色。今年冬天.做冬裝虧損200萬的企業比比皆是。前有風格林立的國際大牌,后有神勇前衛的溫州女裝.杭派女裝卻沒有步出抄襲的怪圈.據說還有花費5400元雙飛到新疆去克隆浙江同行的怪現狀。
    對“秋水伊人”而言.途中跑的極點來臨.即使縱深挖掘.上升空間也很有限。從去年開始.公司瞄準部市白領女性.注入流行元素.重新打造風格鮮明的IVE三品牌.還打算在今年的北京博覽會去秀一把。高端和低端兩翼齊飛.不僅企業多了生長點.還把雞蛋分放在不同的籃子里。
    “要敢于持螃蟹,輸了也光彩。”姚虞堅堅信.早點著于做高做深.企業就可以步步為先。做老板就該把自己置身未來看今夭.遇到YES OR NO時才可以處處快一拍。
釘是釘 鉚是鉚
    當年是三個車工的裁縫小店起家.現在姚虞堅卻是一個上千人團隊的當家人。以前可以耳提面命,現在還事必躬親肯定不行。姚虞堅遙想剛剛入行時.自己設計、面料、銷售一肩挑.常常忙得無法分身.雖然這樣的“魔鬼訓練”使自己的女裝老板身份更加名副其實.但是事實證明這樣的分工管理很不科學,企業決策者特別是女裝老板需要把精力專注于掌控大方向。去嗅出各個季節時裝的流行趨勢。
    “秋水伊人”是從家庭作坊進化而來的。如今“草根經濟”的胎毛還沒褪盡.企業管理卻已經喝上了不少洋墨水。整個公司多元化、有機化地設置了管理部門,從市場開發部、信息物流部到客戶管理服務部,備部門各司其職,使企業上傳下達能夠有條不紊地運作起來。用姚虞堅的話說:不要越俎代庖,釘是釘鉚是鉚。姚虞堅對程序化管理的追求執著甚至有些固執。大家部按規矩辦事,就能事倍功半;要是不按程序走.企業就要受懲罰.哪怕發現程序有錯,也要在執行之后再提意見。
    姚虞堅經常組織員工去國內大牌企業取經.比如在青島海爾公司,他就發現人家公司一顆螺絲的擰法都有明確規定.一塊玻璃都有專人負責衛生包干。
    國內就有很多企業的國際化管理做得很原汁原味.不消說面對真正的國際巨頭了。姚虞堅學得很快.當企業去年鳥槍換炮喬遷新址的時候.他最先做的就是網羅一支包括7個經理和30__50個主管的管理團隊,“人比水泥機器更重耍,主管和經理是我得力的左右手。”姚虞堅說,以前整天泡在辦公室.事情還處理不完。現在分工協作管理分流,一份規范的報衷代替了任何不確切的語言表述.處理當天的事務一個小時就綽綽有余了.更多的時間就可以用來觀摩時裝秀、趕場子靈靈市面。
秋水伊入款款而行
    從投資期貨債臺高筑到領跑杭派女裝.當年還是一個服裝業的門外漢.如今姚虞堅已經成為了架乘寶馬的創富英雄了。從1996年入行算起.姚虞堅和“秋水伊人”挽手并肩經歷了女裝行業發展的彎路和順境。說起“秋水伊人”的成長史。姚虞堅就露出慈父一般的笑容,沉吟片刻后,他就滔滔不絕不厭其詳地描畫“秋水伊人”年輪。
    “秋水伊人人”分為四步款款走到今天。起初是“一對一”,也就是那種置體裁衣的作坊式裁縫店鋪;然后是“多對一”,面對一群客戶.設計出一批款式便于消費者挑選;再后來有了特許經營.“秋水伊人”開始以一個品牌的形象面對全國各地的專賣店,這就是“一對多”;現在是“多對多”了.品牌的多元化與細分化使得秋水伊人全面介入經營品牌的整體運作。“秋水伊人”完成了全國銷售網絡的布局.在30個省市自治區設有專賣店.包括西藏和臺灣.還有部分產品已經走出國門銷往海外了。去年.“秋水伊人”還與日本企業合資生產“IVE”高檔成衣品牌和“COCOON”時尚女裝,品牌開始向離端延伸。    ,
    不久前.姚虞堅還在石祥路天堂經濟開發區購置了100畝土地,想讓自己的廠房拔地而起.徹底結束一年200萬元租用廠房的“房客”生活。比起目前才幾畝見方的廠區.能夠想象l00畝土地就是一家超大型企業的容身之所了。姚說.他就是要穩扎穩打地把企業逐步做大了,到時候員工將超過4000人,想想附近的老杭鋼才多大啊。“兩年時間.就這兩年”.姚虞堅還怕記者沒聽清楚.特地給“兩年”加了著重號.“我預計投資6000萬,把秋水伊人打造成為中國十大女裝品牌”。

山西十一选五开奖历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