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日報》:杭州女裝刮起“會所風”
發布日期:[2009年04月24日]   來源[本站原創]

杭州女裝刮起“會所風”
花費上千萬,在服裝專賣店里辟塊場地給顧客喝喝紅酒,聊聊天,圖個什么?
2009-04-24  
 

  你知道馬云在西湖邊開了一個江南會,入會門檻高達20萬元;你知道西湖邊的五洋菩提精舍,每個餐飲包間都有一個貼身“管家”,細致到連你喜歡的餐紙品牌都一清二楚。你可能不知道的是——杭州的服裝專營店近來也刮起了“會所風”。紅酒會、鋼琴課、時裝秀甚至心理咨詢,越來越多的服裝專營店希望借這樣的極致服務來提升人氣。只是,花大價錢租賃店面,將原本可以在后臺完成的工作搬到臺前,這些賬又要如何算清?

  文/品周刊記者 夏海微 孟煜前 攝/記者 鄭承鋒

  薛佳凝來杭購物,熱褲、連衣裙、馬甲和帽子 買的都是形象顧問推薦的衣服

  前不久,完成外景拍攝的“哈妹”薛佳凝,來到了杭州體育場路的COCOON旗艦店購物。在COCOON三樓300平方米精裝修的會所,形象顧問ELINA根據“哈妹”的形象特點,為她挑選了數百件青春甜美系的衣服和裙子,并根據自己的審美進行了精心搭配。在日常生活中很有穿衣主張的“哈妹”,看到這些搭配好的衣服也特別喜歡,在一面墻寬的鏡子前一一試穿,還在攝像機鏡頭前擺出了各種可愛的POSE 。幾個小時后,T恤、熱褲、連衣裙、馬甲和帽子……ELINA推薦的多套衣服,被薛佳凝“席卷一空”。

  不僅僅薛佳凝。

  2008年7月,COCOON的會所開張以來,ELINA就接待過秦嵐、李小冉、中國辣妹組合主唱原梓菲等明星。這些聚光燈下的明星,在穿衣打扮上當然各有自己的主見,ELINA卻也不膽怯,根據自己的眼光挑選出的衣服,總是能深得各明星喜歡。

  “千萬不要把我當成是專為明星選衣服的。”ELINA笑著擺擺手。她說,來這里的客人基本上都是杭州女孩,她們是年均消費萬元的COCOON會員,或者是這些會員帶來的家人和朋友。

  這就是COCOON旗艦店提供的會所式服務——色彩顧問。在這間歐式風格的會所,COCOON品牌設計總監從法國、意大利等地淘來的首飾,將會所點綴得奢華浪漫。坐在弧形的吧臺旁,店里的VIP客人還能享用到香醇的咖啡。

  正在我們談話間,ELINA的電話又響了。是一名VIP打來的,她問ELINA,“外面開著大太陽,又在刮風,我應該穿哪件衣服出門呢?”

  紅酒會、服裝定制,甚至心理輔導 會所提供的服務豐富到挑戰你的想象力

  這幾年,杭州的服裝產業蓬勃發展,COCOON、LESS、江南布衣、FIRST VIEW、秋水伊人等杭州設計師品牌,不僅在本地開出了更多精致裝修的門店,還將生意做到了全國各地。在競爭日趨白熱化的形勢下,作為服裝店的增值產品,會所也開始風靡更多的本土服裝專營店。

  其實早在2005年10月開街,帶來了喬治·阿瑪尼等全球頂級品牌的湖濱國際名品街,就給杭州帶來了以往服裝店無法想象的極致服務。盡管街區寸土寸金,但是這些國際大牌做起會所來也是絕不手軟。在杰尼亞,30多平方米的寬敞試衣間,明亮的鏡子在你前后,你可以很放松地各個角度看試穿的效果。衣服挑累了,那就在貴賓休息區的沙發上坐一下吧,視線可及是旖旎的西湖波光,還可以享受到免費的香檳和礦泉水。沒有合身的款式也沒關系,這里有專職裁縫為你量身修改。甚至你還可以要求裁縫上門量身定制,并把你的名字繡到衣服的袖口上去。

  盡管并未高調宣傳,不過杭州的本土服裝專營店在這一兩年的興起也是有目共睹,它們在借鑒國際大牌的會所服務方面也頗得其神韻。武林路的V+專賣店,三樓就是面積達100多平方米的會所,里面擺放著明清時期的紅木梳妝臺、美人榻和圈椅。這些都是藍色傾情和V+品牌老總錢峰從各處搜集的。“就是要靠獨特的服務和裝飾來體現個性。”錢峰如此理解會所。

  記者采訪了解到,雖然服務的精髓是同一的,不過在表現形式上,各家時裝店會所也各有不同。比如COCOON會所的形象顧問會幫助顧客了解自己的體型,幫助客人整理衣櫥,甚至去商場陪購。再比如Versace會所有經過專業培訓的服務員為你提供上好的紅酒服務。還有會所提供鋼琴課培訓,還有會所有心理輔導……各種服務挑戰你的想象,圍繞服裝又不囿于服裝,正在把會所服務做到極致。

  把原本后臺的工作搬到了臺前 開服裝會所這筆經濟賬又該怎么算?

  城北的富義倉遺址和胭脂新村旁的新華印刷廠最近大熱,前來考察場地的服裝品牌老板一撥接著一撥,將這兩處杭城創意產業園的“新兵”攪得風生水起。作為一家服裝企業的負責人,張原這兩天也一直在物色合適的場地來開設他的設計師品牌會所。面對著富義倉百年歷史的清代糧倉,以及新華印刷廠的古樸廠房,他舉棋不定:各有各的好,選哪個更合適呢?

  “國內的服飾品牌也慢慢知道要經營自己的品牌文化了。”湖濱名品街的企劃經理關琳琳認為,將會所開進服裝店,這是服裝品牌為自己提升形象的加分項目。但是她同時指出,國際一線大牌經過了幾百年的漫長發展,才有如今的服務模式和狀態。對于國內的服飾品牌來說,畢竟只有短短的一二十年發展歷程,“目前這樣的會所的服務工作還只是起了個頭而已”。

  寸土寸金的都市,租下一處物業就要花費高昂的代價。對于大多數服裝專賣店來說,投入人力、物力和財力,在店內另辟空間,將原本在后臺就能完成的服務工作移到前臺,這樣的花費未免過于奢侈,大有“得不償失”之嫌。由此也可以推斷,為什么絕大多數服裝專賣店選擇了在會所面前沉默。那么這些將會所開得紅紅火火的服裝店又在想些什么?它們的經濟賬又是怎么算的呢?

  “我們的旗艦店,僅裝修一項就投入近千萬元。”COCOON品牌設計總監應翠劍說,單純從成本投入和實際收益兩方面來比較,開會所肯定是不劃算的。“但是在服裝店里開會所是一種全新的理念,我們要做的是把這一理念精心打造并加以推廣,這其實也是在推廣一種更高雅的生活方式和銷售方式。”

  對會所樂此不疲的業內人錢峰也認為,開會所不能單純從經濟效益出發,“會所可以給設計師提供一個優雅的工作環境,方便和顧客交流,特別適合做高級成衣。”最近,他在柳浪聞鶯公園內物色到了一處100多平方米的建筑,準備裝修成會所,兩個月后就要正式開張了。

  或許,對于經營到一定階段的品牌服裝店來說,有了一定的積累和沉淀之后,你要算的就不僅僅是目前的經濟賬了,而是要將目光放到長遠處,超越單純的“開門迎客”層次,既面向大眾,又服務精英。“服裝店也需要一個專業的平臺,以一種專業的方式來告訴顧客,怎樣理解服裝,如何更好生活。會所也許是一個切入的捷徑。”應翠劍說。

山西十一选五开奖历史